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辟数字赋能育人强国建设新赛道 塑造五育并举劳动最美新优势

2023-11-20 01:09| 发布者: 却写杂布计| 查看: 80| 评论: 0



开辟数字赋能育人强国建设新赛道 塑造五育并举劳动最美新优势
——“推进教育数字化、助力教育强国建设”联盟校学术服务团队在行动!
“三协同”劳动教育教学联盟校(共同体)学术服务团队
(收集整理征求意见1稿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7月21日,由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江苏省教育厅主办的2023年数字职业教育助推教育强国建设大会在江苏南京召开。会议以“数字职业教育:开辟新赛道,助推教育强国建设”为主题,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和关于推进教育数字化的系列重要指示批示,积极投身教育强国实践,落实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工程,共同探索数字化重构教育生态,培养数字技术技能人才,赋能职业教育打造重要增长极、支撑教育强国建设。会议由中国职教学会教育数字化工作委员会、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江苏电子信息职业学院联合承办。
有幸线上聆听了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教育部原副部长鲁昕,中国职教学会副会长、教育数字化工作委员会主任葛道凯,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江苏省职教学会会长曹玉梅,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李强及中国职教学会、江苏省教育厅有关负责同志、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林宇发表视频致辞。葛道凯与中国职教学会教育数字化工作委员会执行主任邓志良、教育数字化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眭碧霞,江苏电子信息职业学院党委书记申高青、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成建华、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陆群主持各平行论坛。
中国职教学会教育数字化工作委副主任,河南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李桂贞应邀参加“2023年数字职业教育助推教育强国建设大会”并作专题报告。李桂贞以“人职匹配目标下重塑数字化职业教育新生态”为题,作专题报告,介绍了学校在人职匹配目标下,创新实践分类精准育人模式,重塑职业教育新生态的做法与成效。
李桂贞指出,“创新育人”才能“育创新人”,职业教育数字化转型最终指向职业教育新生态的重塑。下一步,学校将瞄准“引领改革、支撑发展、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一流高职院校发展目标,深入推动教育教学数字化、智能化、个性化应用转型,进一步彰显育人特色,擦亮职教品牌,探索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新路径,为实现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贡献河职力量,助力职教学生人人成才、人生出彩。
线上学习体会如下:
一、以数字化助力教育强国建设
一根网线,连接你我;一块屏幕,共享世界。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数字化变革发生在社会生活各个角落。一场教育领域的数字化转型正在发生。
  广阔疆域上,西部的孩子可以和北京的学生同上一堂课;乡村的学生打开智慧大屏也能享受丰富精彩的课后服务;职业教育示范性虚拟仿真实训基地,正开启虚拟协同教研新形态。
  党的二十大报告首次将“推进教育数字化”写入“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部分,提出“推进教育数字化,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
  教育数字化正成为普遍共识。以数字化助力教育优质均衡发展,推动新时代教育高质量发展,以数字化助力教育强国建设,数字教育的中国方案呼之欲出。
二、基础设施日趋完备为教育数字化创造有利条件
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经过多年来的持续努力,特别是近十年的大力推进,我国教育信息化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体制机制日趋完善,“三通两平台”目标任务基本完成,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明显提升,教育信息化应用模式不断创新。
  从教育信息化到教育数字化,数字化基础设施日趋完备、优质数字教育资源不断丰富、数字化教学应用逐步扩大、师生数字素养不断提高,为深入实施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创造了有利条件。
  2022年3月28日,作为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的重要抓手,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正式上线。坚持“应用为王、服务至上、简洁高效、安全运行”总要求,经过7次迭代升级,最终集成整合中小学、职业教育、高等教育三大资源平台,建成服务大厅,开设专题板块,上线试点专区,形成“三平台、一大厅、一专栏、一专区”的平台架构。
  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上线以来,定位更加精准、功能更加全面,基本建成世界第一大教育教学资源库。截至目前,平台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涉及整个教育生态要素的系统性、根本性变革,是对教育价值的重构,是实现‘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战略必由之路,也是破解教育公平、质量等重难点问题的必由之路,是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的新阶段。”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技术系教授刘菁表示。
三、数字化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大有可为
在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以发展智能技术支持的教育服务为核心的教育新基建,围绕新型资源和工具、资源供给、资源监管对数字资源进行了新布局,突出应用核心,既有助于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同时还有利于提升资源供给与应用服务的精准化水平。不仅可以实现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还可以实现教育公共服务的均等化,为教育新生态建设夯实‘数字’底座。
四、数字教育的中国方案
数字化资源的使用,线上课程教学不仅能整合优质、丰富的教学资源,而且能有效突破传统教学存在的空间、时间、人数限制,人才培养模式得以实现深刻改革。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的现代学徒制专业实施“2+1”培养模式,学生在企业时可通过智慧教育平台学习校方课程,在校时可在线上学习企业课程,工学交替培养更加便捷。
  建成“智慧教学、智慧管理、智慧服务、智慧学习”于一体的“云资环”一站式服务平台,搭建教学设计、课堂教学监控以及诊断与改进等智慧教学管理模块,形成“一平台、三模块”数字化教育教学体系,使得兰州资源环境职业技术大学的教学环境得以进一步优化。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数字校园、智慧校园已然成为常态。
  未来已来。越来越多教育数字化的中国方案正在涌现。杨现民表示,在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的关键时期,聚力推进教育领域的全面数字化转型,是教育系统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一项战略性举措,既顺应全球教育发展之大势,又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之优势。
五、提升教师数字素养和技能专题培训联盟校学术服务团队在行动!
为深入学习党的二十大精神,推进国家教育数字化战略行动,根据《关于印发〈提升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行动纲要>的通知》《关于发布<教师数字素养>教育行业标准的通知》《关于加强新时代教育管理信息化工作的通知》等文件精神,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联盟校学术服务团队推出数字赋能劳动育人线上线下“百校行”。
为提升新时代劳动教育指导师的数字素养和数字治理能力。引导劳动教育指导师主动适应教育数字化转型要求、强化互联网思维,树立以数字化治理、数字化平台、数字化战略等为关键内容的数字思维,加快构建新时代劳动教育数字化治理生态系统,提升新时代劳动教育教学数据智能化汇聚、共享和服务能力。帮助劳动教育指导师树立科学的数字化教学观念,提升劳动教育指导师优化、创新和变革新时代劳动教育教学活动的意识、能力和责任,提高新时代劳动教育指导师利用数字技术获取、加工、使用、管理和评价数字信息和资源,发现、分析和解决新时代劳动教育教学问题的能力,深入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教育教学改革创新,全面提高教育教学实效和人才培养质量。
提升新时代劳动教育教师数字素养和技能专题培训,围绕数字化理念革新、教育数字治理、数字化教学改革、数字时代的人才培养、新时代劳动教育指导教师数字化教学能力提升等方面设置培训课程,围绕《教师数字素养》教育行业标准中提到的教师数字素养框架的五个维度:数字化意识、数字技术知识与技能、数字化应用、数字社会责任、专业发展来设置培训内容,新时代劳动教育指导教师提升数字化适应力、胜任力、创造力,助力教育高质量发展。
六、数字赋能育人强国建设新赛道
教育数字化已然成为推动新时代我国教育改革创新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党的二十大报告首次提出“推进教育数字化”,“教育数字化是我国开辟教育发展新赛道和塑造教育发展新优势的重要突破口。
(一)追究数字技术应用价值导向——育人为魂·技术赋能
教学是以课程内容(人类优秀文化)为资源载体,以教师“教”与学生“学”相统一为本质特征,以促进学生健康长大为根本宗旨的教育实践活动,这是教学的原本意义。这就意味着,课程内容、教师“教”的活动以及学生“学”的活动这三个要素交互作用构成了教学的内在逻辑。与此同时,教学必然蕴涵人类优秀文化的真善美对学生生命的激发与浸润,蕴涵教师的高尚道德和智慧思想对学生生命的启迪与感召,也蕴涵学生主体发展动能自觉而完满的释放与张扬。这又足以说明,育人是教学的基本功能和根本宗旨。
育人是一个综合性、系统性、复杂性和动态性的“过程”与“工程”。关乎学生生命发展的内涵指标是多方面的,既有知识技能的达成,也有能力素养的培育,还有健康身心的塑造,更有道德素养的养成;而每一个指标的实现也是一个循序渐进不断积累和动态变化的过程。与此同时,作为影响学生主体发展成效和水平的相关要素——教师和课程的育人功能与成效既是点点滴滴和时时刻刻的,更是潜移默化和意味深长的。
数字技术与教学的深度融合应以教学的原本意义和根本宗旨为逻辑基点,其价值导向和核心目标是促进教学育人质量的提升。科学推进数字技术与教学的深度融合,必须牢牢把握“育人为魂、技术赋能”的基本原则,必须充分发挥教师的主动性,必须深入挖掘数字技术育人的文化内涵。
技术赋能教学的功能在于切实保证课程的育人功能、教师的育人功能以及学生的自主发展动能得以实现,并真正让课堂教学回归其原本意义,而不可本末倒置,不能过分彰显“技术”有多么“行”与多么“能”,否则适得其反。育人是“教师依托人类优秀文化培育学生”的过程,要充分发挥教师育人上的主动性,保护教师的主导权,增强教师对数字技术的判断力,提升教师灵活合理运用数字技术的数字素养是提升技术赋能育人的根本之策。数字技术植根于当前波澜壮阔的数字时代之中,产生了丰富而优秀的数字文明。课育人要彰显数字技术的文化属性,将由新科技、新技术催生的新文化有机地融入到课堂内容与活动过程中,使得育人更具时代感和生命力。让“技术文化”为教育注入新的“DNA”——这或许是技术赋能教学的新期待!
(二)追问数字技术赋能教学的范式突破——从“技术+”的散点式组合走向“靶向浸润”的交互式融合
数字技术与教学融合(早期称为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既是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的重要理念,也是学术研究和大中小学教学实践探索的生动问题。长久以来,不可否认的是,技术助力课堂教学改革发挥了格局性的推动作用。但或许过于追逐新技术在课堂教学应用上的“变现”,或许过于关注挖掘不同技术对于教学环境、教学流程和教学方法的功能,而我们又似乎习惯于“技术+”的话语范式,终导致技术融于教学却往往沦为呈现出花样翻新的“基于**技术的教学模式”。反观实践,这些教学模式在大中小学往往或被束之高阁,或仅仅在展示课中昙花一现。回归到常态化课堂,数字技术又往往仅剩下大屏幕、PPT和展示台等为数不多的“传统设备”。相较于研究层面的轰轰烈烈,数字技术与教学的深度融合在一线实践中多少显得有些波澜不惊。
究其深层次原因,或许是我们对技术追逐的太多,对育人关注的太少。这使得我们试图在用技术的先进性去掩盖甚至取代育人的合理性,最终导致对技术在教学浅层应用方式上的过分追逐,而对于技术如何真正赋能育人的深层次逻辑思考不全不深。在技术快速迭代发展的大潮中,浅层应用方式好像一朵朵浪花,激起过后就不免无影无终了。
“技术”可为育人“赋能”,没有充分依托数字化赋能的教学或许是很可怕的;“育人”是教学的应有之义,没有坚守育人立场的教学或许是很危险的。预想数字技术赋能教学育人的未来方向,其范式突破应是从“技术+”的散点式组合走向“靶向浸润”的交互式融合。如果说数字技术的功能与价值是用来增强构成世界的种种基本“事件”的确定性,从而减少事件的随机不确定性,那么面对教学“育人”这一具有无以伦比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事件”,数字技术无疑可以对教学的育人功能进行科学化、精准化“赋能”。数字技术与教学育人的深度融合,其内在机理是:数字技术以其具有的功能价值,靶向作用于教学所蕴含的课程内容、教师“教”的活动以及学生“学”的活动这三个基本要素上,并融入其内在交互作用的关系中,从而整体性、深层次、根本性地提升课堂教学育人功能。
概而言之,数字技术赋能教学育人,其核心功能在于突出一个“更”字。数字技术赋能教学育人的目标,是使教学育人可以更好地完成“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一根本任务,使得教学育人更有力量。在这一目标指引下,数字技术赋能教学育人的实践逻辑是激发教学三个基本要素的育人效果,促进三方面的内在交互,使得课程的育人价值更加彰显,教师的育人作用更加强化,学生的主体动能更加激活,从而实现教学育人更有质量。
(三)追寻数字技术赋能线上线下教学育人的关键场景——构建“数字化高品质教学育人”的概念框架
所谓“高品质教学育人”,意指教学育人不应简单片面盲从地追逐“高效率”,而应追求以“育人”为价值导向的“高品质”。高品质教学育人立足“彰显育人为本”的宗旨追求,基于让全体学生主动发展、全面发展、个性发展、终身发展的基本立场,力图使课程的文化价值、教师的主导作用以及学生的主体地位在教学育人活动中三位一体地协调作用,从而切实保证课程的育人功能、教师的育人作用以及学生的自主发展动能得以完满释放,最终实现高质量促进每一个学生健康长大。
“数字化高品质教学育人”是以“育人为魂“与”技术赋能”有机统一为核心理念的教学育人,它应是深化教学育人改革的一种实践方法论。它是通过数字技术直接地、适切地作用于课堂教学的三要素中,从而赋能课程育人价值、教师育人作用和学生主体动能实现交互作用,优化教学育人全要素和全过程,切实提升教学育人质量。在具体路径上,数字化高品质教学育人其核心内涵在于挖掘数字技术应用于教学育人三个基本要素的关键场景,突出一个“化”字。
1.数字赋能课程内容 数字技术可支持开放化选择资源、多元化表征内容、虚拟化再造情境、智能化生成问题和生态化营造环境,让课程内容更具育人功能。
①开放化选择资源:通过数字化教育平台中的优质教育资源,数字技术的应用为课程内容提供了更广泛、灵活和多样化的资源选择渠道。在丰富的课程资源支持下,课程内容可以围绕教学目标和学生特点,进行更多样、灵活的建构,课程内容的丰富性、针对性和适切性得到有效提升。
②多元化表征内容:通过使用数字媒体、多媒体工具和在线资源,数字技术可以利用图像、音频、视频、虚拟仿真等多媒体元素丰富课程内容的表征形式。不同的表征形式一方面可以使课程内容以更直观的方式呈现给学生,帮助其理解抽象概念和现象,另一方面也可使课程内容满足学生不同的学习风格和需求,提升学生的学习主动性。
③虚拟化再造情境:通过多媒体工具、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模拟软件等技术,数字技术可以支持在课程中模拟实际场景,创设出更加沉浸、真实和交互的虚拟化学习情境,如探索历史遗址、进行科学实验或体验外太空等。这样的虚拟化情境能够激发学生的兴趣、提高学习参与度,并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和应用知识。
④智能化生成问题:通过规则化推理、生成式人工智能等技术,数字技术可以围绕学习目标和核心课程内容,自动化生成不同类型、不同难度的问题,使得课程内容得以活化。这不仅节省了教师的时间和精力,还可以满足学生的差异化学习需求,。
⑤生态化营造环境:通过物联感知、智能计算和实时交互等技术,数字技术可以支持创建感知互动的物理教学环境、联通泛在的数字学习环境和协作共享的学习社区,并围绕教学目标和师生需求促进三类学习空间的融合,从而实现以人为中心的智能、泛在、互动和美丽的课程教学环境生态,有效提升学习体验。
2. 数字赋能教师“教”
数字技术可实现结构化整合过程、动态化激活要素、形象化演绎知识、审美化表达意义和时空化联接场景,让教师教学更具育人功能。
①结构化整合过程:通过教学管理系统、在线课程平台和教学设计等工具,教师可以将课件、练习题、视频和在线资源等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结构化的教学内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整体的课程规划,合理安排教学活动,优化教学方法和策略,并实施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反馈,以提高教学质量和育人